东北农村灵异故事之偷吃贡品、回光返照

  话说小的时候(大约七八岁吧),大冬天那个冷啊,北风那个吹啊,雪花那个飘啊,咳咳,扯远了,反正就是冬天很冷,和奶奶以及楼下邻居家的王奶奶、李奶奶呆在家里。自己在一旁玩玩具,奶奶们坐在床上边织毛衣边聊家常,聊着聊着,王奶奶就讲到了她小时候的一些事。

  王奶奶小时候家住在农村,有个不大不小的四合院,反正就是好几个方向都有屋子的那种房子,只记得王奶奶说她的奶奶住的是西屋,她的爸妈住的是东屋,忘了哪个方向还有个屋子(也有可能是祠堂,原谅当时年幼的记忆。。。)是专门供奉祖宗的。都说小孩子的眼睛是干净的,可以看见很多成年人肉眼看不到的事物,那时的王奶奶就是拥有这样一双眼睛的年纪,也恰好看到了一些长大后看不到的“事物”。

  那一年的春节,王奶奶一家人按规矩做了一桌子菜摆在供奉祖先的那间屋子里,可能算是贡品吧,我也不太懂这些习俗。已经接近午夜了,大家都在忙着包饺子准备守岁的时候吃,过去的家里,孩子多,大人也就没空留意那么多孩子都在干嘛。王奶奶那时也算是个调皮的小女孩了吧,想偷偷溜进那间屋子里偷两块肉吃,毕竟小孩子嘛,嘴馋都是可以理解的,但就是这一次嘴馋,给王奶奶的一辈子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幼年的王奶奶兴致冲冲推开了那间屋子的门,并没有理会门折页发出来的不同寻常的“嘎吱”声,门被推开的同时,迎面吹来一股冷风,吹的王奶奶缩了缩脖子。人都说无知者无畏,没错,这个年幼的小姑娘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头,可就当门彻底打开以后,王奶奶是彻底的被震惊了,本来为了供奉祖先而摆满菜肴的桌边满满登登的坐了一大桌子陌生人,男女老少都有,似乎就是一大家子人坐在一起吃年夜饭一般,刚刚还鸦雀无声的屋子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嗡嗡嗡的特别吵,可是细听却又听不清说的到底都是什么。王奶奶瞪圆了眼睛想瞧一瞧这突然出现在自己家里的一大群人都是谁,可无论怎么使劲,眼前都是模模糊糊的看不清这群人的长相,他们不是侧脸就是有遮挡,只能看见大家都在举盏投箸的品尝着美味可是却又不见夹到嘴里的菜是如何被咀嚼的。正在王奶奶看得发愣时,一个大人模样的“男子”颤颤巍巍的夹了一根鱼刺送到了一个脸色蜡黄的“小孩”嘴里,“小孩”似乎都没嚼,似乎连嘴都没有张就直接把鱼刺吞了进去,这一幕有种说不出的诡异,即使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也开始知道害怕了,于是王奶奶吓得掉头就跑向奶奶住的西屋。

  王奶奶小的时候,最疼爱她的就是她的奶奶,用她的话说她和奶奶的感情比和她妈妈的还要好,在她眼里,奶奶虽然没什么文化,可是懂得道理却很多,因此她对奶奶的依赖可是不一般。这不,受到惊吓后的她第一时间去了西屋找奶奶,连哭带叫的说了一遍事情的经过,这宝贝孙女一脸的委屈给老太太看的这个心疼,也就没追究王奶奶去偷吃贡品的事,老太太心一横就带着孙女就去了供奉祖宗的屋子想一探究竟。这回来到这间屋子,开门之后静悄悄的,一点也没有人来过的迹象,王奶奶特意看了看桌子正中间摆着的那盘鱼,鱼汤已经凝成鱼冻了,哪里有动过筷的迹象,更别提会有人夹过鱼刺了,可王奶奶清楚地记得刚刚“大人”夹鱼刺喂“小孩”的一幕,坚持和奶奶说自己没看错。老太太想了一会,自顾自的叨叨咕咕的说了一大通,看的王奶奶又是好奇又是害怕,可是看到奶奶严肃的神情又不敢问,也只好静静的拉着奶奶的手站在一旁。老太太叨咕完,领着王奶奶回到了西屋,这是的王奶奶终于忍不住了,问奶奶是怎么一回事。老太太笑了笑,摸着王奶奶的头说小孩子的眼睛干净,能看见魂,她刚刚看到的那一大桌子“人”应该正是他们老张家(王奶奶本姓是张,嫁给了王爷爷所以我叫她王奶奶)老祖宗们的鬼魂,家里人为老祖宗们准备了贡品,老祖宗们是还魂回家来吃饭了,因为是自家祖先所以王奶奶撞上他们以后,他们并没有吓唬这个小女孩,不然啊王奶奶的三魂七魄还不知道要被吓丢多少。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奶奶并没有忘却这件事,因为就在她快要忘掉的时候,另一件类似的事件又发生在了年纪幼小的她身上。

  距离王奶奶看到祖先鬼魂事件半年之后,已然到了夏季,天气很闷热也使人变得异常烦躁,尤其是在王奶奶家更是发生了一件不太乐观的事情————老太太(王奶奶的奶奶)病了。老太太病得很重,自打开春以来,身体就明显大不如前,家人东找大夫西求药方的对老太太忙前忙后,可这病情就是不见好转,急得一家人愁眉不展却又无计可施。自大老太太病了后,年幼的王奶奶没事就去陪着奶奶,给奶奶端个茶倒个水,像倒尿盆什么的这种小活都是王奶奶干的,那个年代不像现代人这么惯孩子,小孩子也没有那么矫情,家里孩子多大人忙不过来小孩子也要帮着家里分担一些家务的磕一下碰一下的自己咧咧嘴就过去了,哪像现在的孩子既刁蛮又任性,磕一下就杀猪似的哭,家长们又是哄又是买吃好的当祖宗一样的哄着,孩子的坏毛病都是家长给宠坏的(在幼儿园工作过,亲眼见识过现在的大部分孩子是如何被溺爱的,10后的孩子们……不想多说什么了。咳咳,又跑题了,言归正传。)一天早上天已经亮了,王奶奶推门进了老太太的房间打算给老太太倒尿盆,但就在推门的一刹那间,她又愣住了。随着她的推门,阳光刚好照进屋门正对的炕上,老太太双眼紧闭似乎还在睡着,早上的阳光微微有些发红,老太太的头发被阳光一照也泛起了微微的红光。若是晴天,这景象并不特别,每次王奶奶几乎都会看到奶奶这一头被阳光染的微红的头发,可今天不一样的是,在奶奶身边被窝里还躺着一个人。这个人很奇怪,被子盖的很高,甚至挡住了眼睛,让人完全看不见长相,而且这个人还是个秃头,裸漏部分的头皮很苍白也很沧桑,被阳光一照也微微泛着红光,这景象不禁让人想到停尸间里被宣布死亡而盖上白布的尸体。王奶奶看愣了也看害怕了,她没有勇气去掀开奶奶的被子看看这个神秘人究竟是谁,也没有勇气喊醒奶奶让老太太去看,于是她只好跑出西屋去找正在厨房烧火做饭的妈妈,对妈妈说奶奶的被窝里躺了个红脑瓜盖的男人。王奶奶人小鬼大,眼珠一转问妈妈说,那个老头会不会是他的爷爷。她妈妈愣了一下,话说王奶奶不是家里最大的孩子,大约是倒数第二三个,在她还没有记忆的时候,她的爷爷就去世了,她妈妈楞了一下之后似乎想起了什么,拽着孩子就往老太太屋跑。

  西屋门打开的一刹那,王奶奶随着妈妈一同往老太太的炕上望去,老太太依旧双目紧闭,按理说老年人觉轻,被这样开过两次门早就该被吵醒了,可是老太太就这样安详的睡着,或者说……有点太安详了。再看看老太太旁边,被窝里哪还有人躺过的影子,手伸进刚刚“红脑瓜盖”躺过的位置是凉凉的,这么短的时间如果有大活人从奶奶房间走出来是不可能不被家人发现的,难道说这回王奶奶看到的又是……鬼?

  王奶奶的妈妈没管那么多,赶紧上前去扶起老太太,一摸脉搏,虽然还有脉象,可是跳得很微弱,王奶奶和妈妈一起叫着奶奶,希望她能醒过来,可是老太太只是很微弱的哼哼了两声,并没有醒过来,看样子显然是已经昏迷了。王奶奶的妈妈喊来了家里的其他人,大家一合计赶紧做两手准备,一头赶紧去找大夫,一头去准备装老衣服(寿衣的说法,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叫,听老人们就是这样叫的)看样子老太太是要挺不过去了。

  人世间的事,永远是让人捉摸不透的,就在大家都一度陷在悲伤的沉寂中时,事情又有了转机,经过了大夫的救治,老太太竟奇迹般地生还了,还醒了过来。大家都喜极而泣,终于松了一口气。自打老太太醒来以后,竟一天天好转了起来,以前吃东西相当费劲,现在竟能让人喂着喝一碗小米粥了,赶上好天气,老太太还能出门晒会太阳,全家人都为老太太身体康复而高兴着,王奶奶更是没事就去缠着老太太。一天下午,夕阳西下,老太太坐在门口的小櫈上,拄着拐棍眯着眼睛晒太阳,王奶奶也搬着个小板凳坐在老太太身边。夕阳的余晖把老太太的一头银发又给染红了,这也使得王奶奶想起了在老太太被窝的“红脑瓜盖”事件,于是这个小姑娘就对着奶奶像讲故事似的讲了起来。老太太疼爱的看着小孙女,听王奶奶讲完后老太太什么也没说,眯着眼睛看起了缓缓落下的夕阳,许久,终于不舍的站起来,说了一句“呵呵,是来接我了啊”便缓缓拄着拐杖进了自己的西屋。当晚,老太太的精神状态特别好,一直呵呵的笑着,家里其乐融融的氛围让所有人都觉得格外幸福。可就在半夜时西屋传来了一阵阵咳嗽声,老太太夜里先是开始轻微的咳嗽,甚至咳出了血,后来就恶化成了大口大口的吐血。第二天一大早,一声鸡叫划破了清晨特有的宁静,也拉开了王奶奶家忙碌的序幕,老太太走了,早上王奶奶去看望老太太遗体的时候,老太太的身子早已凉透了手指甲都已经发紫了,家人们恍然大悟,老太太这几天精神状态这么好根本就不是什么病情好转,明明就是人临死前的回光返照!想起了老人生前的身影,老太太忙碌了一辈子操持着这一大家子最后就这样走了,一大家子人无一不是哭成了泪人。

  后来,王奶奶的妈妈告诉她,她爷爷生前的确一直是光头,王奶奶更加确定了那“红脑盖骨”就是自己的爷爷。后来王奶奶长大了,也就再没有过类似的见鬼经历,直到参加工作后又遇到过一些怪事,不过这是后话,她自己笑着说不知道自己看到“红脑盖骨”的那个早上本来是不是自己爷爷打算带走奶奶的日子,结果被自己阴差阳错的吓跑了爷爷的鬼魂才让老太太又多活了几天。但是我觉着没准老人只是来提醒老太太时日不多了,要好好享受下和家人在一起的最后几天呢,反正,这种事谁又说得准呢,这就是小时候听楼下邻居家奶奶讲来的故事,其真实性有待考究,只是把它整理出来展现给大家,请大家切莫过于较真,在这里给大家讲出来大家权当茶余饭后的消遣,码字真的很辛苦,全是一边组织语言一边一点点纯手打的,不过如果有喜欢的朋友,还会各处搜罗类似的故事持续不定时更新给大家。

下一篇:东北民间故事之黄皮子害人祸不及三辈

发表评论:

北大青鸟最新报道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