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民间故事之黄皮子害人祸不及三辈

  黄皮子,其实就是黄鼠狼,这在北方是比较常见的动物,也是比较神话的一种。来看看今天我们要讲的这个故事吧。

  但是真正东北黄皮子的故事五花八门,黄皮子就是咱们说的黄鼠狼,整个身子极为的长,和狐狸还不一样,它的脸非常的小,仅仅有张小碟子那么大,所以就有人说这黄皮子“脸小”,就是说如果要是跟这东西有了什么过节它就会记恨上你,还有这东西经常夜晚进入农户的家中,将鸡咬死而不吃,只是通过鸡的喉管来吸食血液。

  所以有时候黄鼠狼确实让人恨之入骨,基本上被它搞过的鸡窝,十几只鸡也剩不下几只了,而且活下的几只也很久都不下蛋。

  最要命的就是关于得罪了上了点道行的黄皮子,它就会报复你,有种说法是被黄皮子给迷了,被这东西迷上的人,短则一两年,长则三五年就呜呼哀哉了,梗屁了……

  被它迷的主要症状就是神志不清,胡乱说话,身体每况愈下。

  还有就是这黄皮子遇到危险会从肝门附近喷出一种极为难闻的臭味。

  上面唠唠叨叨这么多可能您也有些烦了,下面就讲一个关于它的故事吧。

  在村里面有这么一个男人,要从我这辈分论起,我得管他叫老舅,他也是我知道的为数不多,能从被黄皮子迷了的人解脱出来的。

  我说的这个老舅,他爷爷的那辈儿起,就时长的进山打猎,那时候家家都穷,天天都吃棒子面过日子,而且口子也多,所以有这打猎技术的人就会上山里打点兔子和鸡什么的回家改善改善生活,当然黄皮子也是一件好东西,它身上的毛皮是不错的材料,做个衣服了,做个帽子了,那会要是用它的皮做副皮手套,就相当牛X了。

  这老舅刚三十出头就坐在炕上口眼歪斜,说胡话,也没人听得懂,还把自己媳妇吓够呛,后来就去打听,有知道老舅他家是祖上是干什么的。

  归根结底是他爷爷在世的时候,碰上一只老黄皮子,由于是上了年纪的,心思比较狡猾,他爷爷打了几枪都没打中,好像只是伤了它点皮毛,最后钻入洞中不见……

  就因为没有打死它,所以留下了祸根,老舅他爷爷还有他父亲都没活的太长远,他爷爷四十多岁就没了,他爸也刚过五十就死了,听说他爹死的时候也是魔魔怔怔的,老舅妈听老人们这么一说心里就没了底,难道这么年轻就要守了活寡不成?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还是找不到解救老舅的办法。

  老舅整日的蒙个大被趴在被窝里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老舅妈只能一旁伺候着,这天晚上在被窝躺着的老舅突然坐了起来,神情慌张的把老舅妈弄醒了。

  此时坐起来的老舅好像是想起来了什么赶忙告诉老舅妈说:“媳妇!媳妇!你快别睡了……,它来了!”

  睡眼惺忪的老舅妈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看样子是老舅又开始说胡话了。

  “它就在外屋地,你赶紧出去看看去!”说完行动不便的老舅递给了老舅妈一把剪刀。

  这时候老舅妈就推开门,来到外屋地,只听见灶台旁边的碗“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地。

  老舅妈一寻思这指不定就是来了什么东西,转念一想,赶紧去把灯拉开,这一瞧不要紧,只看见门缝处有一条大尾巴,还有两条小腿在用力蹬着,没等老舅妈上前去逮住它,只看见那个东西就钻过门缝跑没影了……

  外面天都黑了,老舅妈哪里能追的上它啊,也就回来了。

  不过接下来的几天老舅似乎是好了许多,精神正常些了,不过却让老舅妈更担心了,只听见老人们都说这东西一旦招惹上就摆脱不掉,但凡是好点了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回光返照,也就是说人临死前特意给人们安排的一段时间,让那些饱受病痛折磨的人在最后一段时间里度过的快乐些,然后就撒手人寰了。

  老舅妈是担心这一点,不过几年了,终于能和老舅唠上几句嗑了。

  不过老舅就犯上了另一个毛病,他光溜溜的后背上总说有一个大疙瘩,就在他背上摸啊摸的。

  老舅妈也没觉得什么,总之都神经了这么久了,也不差这一遭了。

  可是老舅呢,心里开始泛起嘀咕,就是这疙瘩,没想到上次把那只黄皮子赶走了,自己的精神恢复很多,脑子也变得好使了。

  又是一天晚上,说来也挺吓人的,刚要睡下的老舅妈突然被老舅给吓到了,只看见他猛然的坐起来,一只耳朵像是听什么东西的,闭着眼睛,里面的眼珠左右的转。

  “你快起来,它正拿咱家的斧子呢!”农村由于是烧柴的,斧子自然是少不了。

  等老舅妈提好裤子去院子外面一看,不由的惊呆了,只看见自己家劈柴的那柄大斧子竟然在空中“刷刷刷”的旋转着。

  这么邪门的事儿舅妈她是头一遭碰见啊,赶忙回了屋子。

  “老头子,老头子,这可咋办那?”女人一到关键时刻就没了主意。

  这时候老舅的表情都扭在一块了。

  “这是是要来害我命的,过了今晚不是它死就是我亡啊!”

  说完又摸了摸后背上的大疙瘩。

  老舅眼珠一转,嘴里低沉的发出了“咦?”

  然后好像是想通了什么似得,眼睛又亮了一下。

  “我槽他姥姥的,我当是什么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孩儿他妈,赶紧去菜墩上把菜刀取来!”

  老舅妈立刻给他取回菜刀,只看见老舅的一只手在脖子上抓着什么,另一只手拿着菜刀。

  老舅紧咬银牙说:“你给我下来吧!”

  只看见老舅光溜溜的后背上,被那菜刀“唰”的一声,瞬间切下来一块鹅蛋大小的肉瘤,老舅把那块肉瘤扔在地上,只看见那东西还冒着黄烟,淌着黑水,像是有生命似得,竟然在地上抽动了几下,化作一滩血水……

  原来迷住老舅的就是这颗长在脖子后面的那颗肉瘤,也就是黄皮子给他弄上去的。

  此后的老舅终于过上了正常的生活,不过对于他的故事我也是从上辈人听过来的,虽然我也有许多地方没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我想那些奇奇怪怪的乡间传说流传这么久,可能也就跟它那种解释不清,同时还很神秘的特性有关吧……

  还有就是说大概这黄皮子也再不会去他那闹了,黄皮子施的法被他破了,还有说黄皮子害人祸不及三辈,从他爷爷那辈到这儿也差不多就结束了……

下一篇:东北灵异故事之天降病龙

发表评论:

北大青鸟最新报道
标签列表